www.18745b.com

邓超悼父亲:终于活成你的骄傲却永远失去你的拥抱。

发布日期:2019-10-08 18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“早上去看了爸爸,给他放了两首《银河补习班》里的歌,其实就是写给他的歌,陪他喝了罐他喜欢的冰啤酒,告诉他我带着献给他的电影开始路演了。

  第一站就从老家南昌出发,我也会为你在观众席留个空座位,希望你喜欢,爱你爸爸。”

  “早上去看了爸爸,给他放了两首《银河补习班》里的歌,其实就是写给他的歌,陪他喝了罐他喜欢的冰啤酒,告诉他我带着献给他的电影开始路演了。

  第一站就从老家南昌出发,我也会为你在观众席留个空座位,希望你喜欢,爱你爸爸。”

  1979年出生的邓超,生活在江西南昌一个重组家庭里。爸爸是博物馆的书记,妈妈是工厂干部。妈妈带着大姐,父亲带着大哥和二姐,组建一个新家庭后生下邓超。

  因为邓超最小,姐姐和哥哥们都非常宠溺他,唯独父亲对他严格到苛责,为此父子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,甚至到了冤家路窄的地步。

  “我们父子之间,曾经的关系冷若冰霜,不可调和。可父亲病后,我终于明白,亲情需要及时珍惜,因为人生无常,有很多遗憾是无法弥补的。”

  “我们父子之间,曾经的关系冷若冰霜,不可调和。可父亲病后,我终于明白,亲情需要及时珍惜,因为人生无常,有很多遗憾是无法弥补的。”

  邓超坦言,2003年到2005年,父亲和大姐相继患上重病,那时,他为了挣钱,给家人治病,什么戏都接,为此曾饱受争议。

  2011年,他和孙俪结婚,他被评为中国电视剧20年“突出贡献人物”,他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,他荣登福布斯中国名人榜,被肾病折磨已久的父亲,却在那年永远离开。

  如今,邓超执导的《银河补习班》,讲的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一对父子跨越漫长时光收获爱和成长的故事。这是他献给父亲的礼物,只是观影席那个特意留的空位子,再也没有父亲的影子。

  “父亲,你一辈子给了我很多,我想最后再要一点,要你一个清醒的笑容,一个确凿的认可,一声安慰,一声原谅,一个父子情深的拥抱。可你没有,父亲,你就那么走了。”

  “父亲,你一辈子给了我很多,我想最后再要一点,要你一个清醒的笑容,一个确凿的认可,一声安慰,一声原谅,一个父子情深的拥抱。可你没有,父亲,你就那么走了。”

  这是麦家老师在《致父亲》中,写的一段线岁那年,麦家在学校和同学打架,三个人打他一个,老师还拉偏架。麦家气不过,晚上堵在打他的一个同学家门口,准备和对方决一死战。父亲知道后,提着一根毛竹杠赶来。

 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麦家,以为父亲来给自己讨公道。谁知,当着一群看热闹人的面儿,父亲上去狠狠扇了他两个耳光,打歪了他受伤的鼻梁,他的鼻血像割开喉咙的鸡血一样喷出来,一滴滴从胸脯流到裤裆……

  “就是从那以后,我变了,变成了一个孤独的孩子,不爱出门,不爱出声……我是心里充满了痛和恨,找不到地方发泄,在日记里发泄。

  我至今记得,我写的第一篇日记就是发誓以后不再喊你爹。我说到做到——你一定记得——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喊过你爹。”

  35岁之前,父亲是麦家的仇人。他好好读书,是为了离开父亲。他只给母亲写信,是为了报复父亲。他改掉自己的姓名,就是为了惩罚父亲……

  2008年,汶川地震发生时,凭借《解密》《暗算》等著作,荣摘“矛盾文学奖”“巴金文学奖”的麦家,被调到北京工作,成为名噪一时的作家。

  那一刻,他作出了一个决定:不去北京,回到浙江老家,回到父亲身边。只是,他回到家后,身患老年痴呆症的父亲,早已不认得他是谁。

  “你病倒后,我特别怕你死,我要赎罪,我要补错。我欠你的太多,我要还给你。”

  此后三年,每个周末,不论多忙,从上市房企披露的2018年年报数据中也可窥见其当时,麦家都要赶回家,喂父亲吃饭,给父亲洗脚,抱父亲上床,陪父亲睡觉,大声唤着“爸爸”,希冀父亲能清醒过来,给他一句明确而肯定的认可。但直到父亲去世,他也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。父亲的离世,让麦家懂得:

  22岁起,聪慧努力的龙应台,就赴国外读书求学,一直到31岁时取得博士学位,才回台湾教书。

  她回台湾教书,大学报到的第一天,父亲开着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去送她。到了后,父亲把车停在学校侧门的一条窄巷里,悄悄卸下行李,沉默爬回车内。启动引擎准备离开时,父亲一脸愧疚地向她解释:

  有一次,龙应台去医院时,发现父亲被自己的排泄物弄脏了裤腿,她蹲下来给父亲擦拭时,裙子上也沾上了粪便。她很想帮父亲收拾干净,但时间已经来不及,她必须回台北上班。

  她只好看着护士,推着父亲的轮椅,消失在医院白色而空洞的走廊里,给她留下一个孤独而单薄的背影。

 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 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  “我多想,把你从病床上拉起来,让你睁开一贯犀利的眼睛,和我对视,像往常那样,批评我,抑或,打我一顿。但你再也不会站起,连呼吸都变得悄无声息。”

  故事里,红旗下长大的父亲,信奉男孩子只有吃过苦历经风雨才更有出息。他嫌弃儿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,指责儿子吊儿郎当没有担当,批评儿子性格懦弱好大喜功。

  儿子也非常厌恶父亲,凡事都和父亲对着干,甚至买房时拒绝接受父亲的施舍。他逃离家乡,辞去工作,来到深圳,创业打拼,站稳脚跟,年薪百万,却倔强得不给父亲打一个电话。

  *作者:刘娜。来源,闲时花开(ID:xsha369)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“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